二胡价格
二胡价格
二胡伴奏下载 杰伦二胡联系方式 二胡名曲下载
----------------------------------------------------- 【二胡产品分类】-----------------------------------------------------
购买二胡请点击以下二胡分类查看(按系列、价位、材质、等级之分),每个分类下有多把现货二胡,点击相应蟒皮图片查看更多实物图片和演奏视频。
【朝花夕拾】臻品二胡
年轻时代美好记忆
【杰伦】经典版二胡
适合独奏
【杰伦】实用型二胡
适合演奏、考级

特价区二胡

性价比高、考级

参考价格8000元以上
参考价格5000元以上
参考价格3000元以上
参考价格2500元左右
参考价格599-1000元左右
扁八角二胡 前八后圆
二胡是儿时的爱好,中年时的特长, 老年时的乐趣和伴侣!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3年我们一路走来!诚信13年、服务无期限~
网站公告

中国乐器协会会员单位
保护野生动物 人人有责! 
让更多的人能买得起好二胡! 

杰伦二胡官方直销网址: 
www.59mai.com  

实物视频、实物图片! 
高档木料、上等皮张! 
低价位高品质二胡首选! 
多种价位,总有一款适合你! 
采用支付宝担保交易!
采用货到付款! 
完善的售后服务!

二胡学习资料
二胡学习资料
 二胡知识
 二胡教学视频
 二胡伴奏下载
 二胡自学资料
 发货通知
 我和二胡
 二胡新闻
本站最新消息
没有小类
二胡分类
【朝花夕拾】臻品二胡
年轻时代美好记忆
参考价格8000元以上
正宗印度小叶紫檀二胡
26800元
特级明清旧料老红木二胡
11600元
特级小叶紫檀老料二胡
11600元
手工镂雕龙头二胡
9800元
参考价格5000元以上
明清旧料二泉琴
5900元
明清旧料老红木二胡
5900元
小叶紫檀老料二胡
5900元
镂雕盘龙二胡(珍藏版)
6800元
【杰伦】经典版二胡
适合独奏
参考价格3000元以上
极品老红木二胡
3900元
极品小叶紫檀二胡
3900元
极品二泉琴
3900元
扁八角二胡 前八后圆
3900元
【杰伦】实用型二胡
适合演奏、考级
参考价格2000元左右
精品小叶紫檀二胡
2080元
精品老红木二胡 
2080元
极品黑檀二胡 
1680元
精品二泉琴
1980元
特价区二胡
性价比极高、考级
参考价格599-1000元左右
特价红檀二胡
890元
精品红檀二胡
890元
特价黑檀二胡
1280元
特价小叶紫檀二胡
1380元
特价老红木二胡
1380元
专业老红木二胡
1630元
专业小叶紫檀二胡
1630元
高胡/锡胡
1880元
二胡配件区
购买二胡必读
二胡货到付款
欧景星教授
蟒皮乐器收藏证
加入中国胡友社区网
二胡查询
乐器协会会员
销售热线:13805289967

中国二胡直销网 杰伦二胡品牌

官方网址
公司地址
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京口路98号
售后服务
0511-84442525
邮政编码
212003
Copyright2003-2016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12073400号
当前位置:首页 >> 二胡学习资料 >> 内容
刘庭槐:教师诗之十四 二胡——音乐挚友

刘庭槐:教师诗之十四 二胡——音乐挚友
              文/刘庭槐

    

     小时就被人断定不是搞音乐的料,作了教师,竟和音乐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我的音乐生活中,值得一提的是那把买得不寻常的二胡,两根丝弦把我和音乐拉在一起,和学生拉在一起,和工人农民拉在一起。几十年来跟我钻山沟、进课堂、度冬夜、诉心曲,跟我喜,跟我悲,跟我笑,跟我哭。

     父亲幼时家贫,只读了3个月书,裱糊在桌子上读烂了一本《三字经》,通过自学,古学功底深厚。4岁起对我进行诗教,他深知音乐是孔子教弟子的六艺之一,对培养一个全面发展、有审美意识、高尚情操的人多么重要,急于想给我找个音乐老师。当时来凤街上器乐方面比较出名的只有两人。一是东门枕头街的张武乐老人,吹得一手好唢呐,谁家有红白喜事是必到场的。我喜欢唢呐欢快、雄浑的声音,像能驱走邪恶、悲伤与黑暗;也喜欢乐师的手指,多么灵活,多么奇妙!但一看到乐师吹奏时涨得通红的脸,突出的眼睛,鼓胀的腮帮,以及上下唇上留下的又深又圆的眼眼钱印子,失去了学习的勇气。父亲也认为我的体质弱,没那大的力气。一是常德街的吴道士,因为长得细皮嫩肉,走路忸怩作态,说话嗲声嗲气,虽是男人,别人仍喊他吴女儿。他能吹一手好笛子,每当别人家做道场,妙笛悲悲切切,如泣如诉、催人泪下,害得死者的亲人要多哭几场。从我家板桥坪到常德街没多远,加上吹奏时不花大力气,父亲带我去参师,给吴道士送了一对从广州买回的竹笛作参师礼,每天晚上去学吹笛子。那年我才5岁。吴道士教我可谓尽心了,可惜我确实没有音乐细胞。教的曲子是南戏里的《小开门》,用的工尺谱,没一个晚上,我就背下了曲谱,但在教吹奏时,他并不说哪个眼儿是什么音,只教先起来哪根指头,后起来哪根指头。一支曲子那么多的音,谁能从指头的先后吹出一支曲子呢?学了半月,我只吹得来开头的“上四上尺工,五**尺上尺工”一句。吴道士累坏了,我也不想学了。他把我送回家去,委婉地对父亲说:“令郎聪颖过人,学我们这下九流的事没出息,像你们这样的人家,孩子还是专门读书的好。”父亲是明白人,只好望我叹了口气。吴道士的判决使我从小学到初中对乐器一直不敢问津。

     1951年考入离家300多里的恩施高中。学校生活丰富多彩,学生爱好广泛,经常参加社会活动,宣传演出。学校成立了许多课外活动小组,打篮球吧,当时身高才一米四三,只能当观众,当拉拉队,给校队抱衣服;参加课外阅读,总不能整天泡在书里吧;还是乐器抓住了我。当时乐器组只笛子和二胡两种乐器,笛子是再也不敢过问的,听同学拉二胡确实好听,但一共只有3把,怎会轮到我的头上?只能偷偷地看,钻空子学。学二胡的办法并不比吴道士教笛子高明多少,没有人教,是根据自己会唱的几支歌在弦上去找音,最先试出的是《东方红》,在试中才知道弦上存在音阶关系,觉得学二胡并不难,音乐并不神秘,虽是杀鸡杀鸭似乱叫,几支歌很快就拉完了,非学识谱不可了。学识谱的办法也够笨,用自己能唱的歌去套谱,用算术的分数知识把音的长短定出来,终于能独立识谱了,练琴也更加来劲。到高中毕业时,能按曲谱上弓法指法的要求拉出刘天华、阿炳的《良宵》、《光明行》、《月夜》、《病中吟》、《听松》、《二泉映月》几支曲子。以后工作了,没时间去看二胡曲谱,一直只会拉这几支曲子。

   从学琴起就想买一把二胡,但对每月只6元生活费的穷学生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就这6元,也是两个读农校的姐姐从助学金中挤出来的。工作了,拿工资了,要买书,要制点换洗衣服,仍过苦行僧生活,拉别人的二胡。当时我参加县总工会的民乐队,每个星期六去工人俱乐部给舞会奏乐,给合唱独唱伴奏,二胡水平提高较快。

     我有自己的二胡,是在1958年划了右派以后。

     5月初的一天,在周围都是枪口的恩施城西门洗马池操场上,听到了对自己的处理决定:保留工职,监督劳动。劳动地点在恩施北乡最高的大山顶。第二天回到原单位,从校长手里接过最后一个月工资。大概是太年轻吧,还不知当敌人的味道,也不相信自己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敌人。当近百名得到我相同处分的右派纷纷回家之际,我仍决定上大山顶,让历史来结论吧,得留清白在人间。我拿着工资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把二胡,跑遍全城,精心挑选,顶18元买了一把。为什么事至此时还能穷开心呢?几个月的批斗生活,一些老朋友的面孔陌生了,“敬鬼神而远之”,没谁敢跟我说话。大山顶不知在何方,反正很苦吧,不然,怎能改造人呢?去后前途莫测,在恩施又没一个亲人,死了,父母也不知我葬在何方,买二胡,是想找一个倾诉心声的朋友。还剩下24元钱,给养育我一场的父母寄了20元,说自己工作很好,领导很喜欢我,前途无量,要他们放心,不要再给我来信。去唐家照相馆照了一张马雅科夫斯基式的一只手插在荷包里桀骜不驯的照片,还剩几毛钱去工人食堂喝了几杯淡酒。

     在大山顶王家棚生产队泥水里开荒的日日夜夜,手上满是血泡,胳膊肿得老粗,仍没忘记二胡朋友,每晚在被湿柴熏得睁不开眼的火坑旁拉上几曲。工人农民不像知识分子会分析,会上纲上线,他们看问题是现实的。初来,大家对我也有戒备之心,但在一个茅檐下生活,在一根杠子下喘粗气,在同一号子指挥下抬树抬石头,一样吃苦,一样出力,一样出臭汗,一样知道轻,知道重,知道疼,知道累,一起大钵大钵地嚼阳尘包谷面饭,歇憩时一起躺在石包上抽烟,在无遮拦荒原上,男男女女无顾忌地拉屎拉尿,我们理解了,平等了,都是造物主的宠儿,大自然的孩子,他们给我这21岁莫名其妙来挖荒的教师纯真的爱。他们累散了架的身子躺下后,我拉起了二胡,在幽幽叙诉中,他们满足了,睡去了。只有还是个孩子的工人“斋粑”常陪我久坐,问一些好笑的问题。一天晚上,他蹲在我面前,看我左手指在弦上滑动,右手推拉弓子,几乎入迷了。他问:“声音从哪出来的?”我指了指琴筒,他又仔细看了一阵,问琴筒蒙的什么皮,我说:“蟒皮。”他似有所悟,得意地说:“难怪难怪,是蟒皮,果然声音这么‘莽’。”在鄂西,称声音洪亮为“莽”。二胡伴着我度过了极为艰苦的起始劳动的几个月。

  9月,我到大山顶特产中学,边教书教改造,二胡成了我教音乐的教具。学校的生产队长王家忠是个民歌手,他唱,我用琴跟着和,再记谱,自己也开始写民歌,作曲。在大办钢铁搬砖砌高炉中,难友蔡元亨老师写了一首《我们搬砖》,我给谱了曲,在学生中教唱,记得其中的一段是:“我们搬砖,一块一块,看高炉冲向云端,铁水奔流,莫不是,把彩虹引到人间。”豪情满怀,很合当时大跃进的味道。更多是创作的一些民歌,如蔡老师创作的《绣荒山》,歌词中有:“东一条沟来西一条路,沟通塘来路连屋,同志们哪喂,绣个金线吊葫芦。”我创作的《我们高山尽是宝》:“我们高山尽是宝,顺手抓起一把草。走到城里问一问,百儿八十少不了。”湖北艺术学院来采过风,由于政治原因,他们不敢标作者的名字。前不久,看到中国音乐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民歌集》,有几首竟是当时的作品,标名是《恩施民歌》或《恩施沐抚民歌》,心里虽不是滋味,但想到荒原的野花不是很多都叫不出名字么?它们不一样用自己的美来装点世界吗?

     在大山顶过了4个冬天。那里的冬天是够冷的,冬夜是够长的。不是下雪,就是浇凌,天空老是灰蒙蒙的,黑得特别早。飘雪时,下午四五点钟就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了。不飞雪时,干冷干冷的,雪山、雪岭、雪沟、雪槽,冰凌悬檐,铁树银花,到处是耀眼的冷光。雪风从这个山槽奔往那个山槽,呜呜直叫,扬起雪雾,卷起雪烟。我和从低山来的学生都穿得单薄,有的连雨鞋也没有,更没高山生活的经验,没防寒的准备,连煮熟饭的柴火都现到雪中去砍去拖,哪有取暖的呢?在煤气灯下上完晚自习也才七八点钟,大家跺过一阵脚,癫一阵,狂一阵后就上铺了。谁也不敢把身子一下钻进被子,总是先坐着用被子把脚窝热,再才全身钻进去。寝室在楼上,一连7间,除女寝室外,没有遮拦,间间相通。全是地铺,铺挨铺,人挤人,你的脚抵在我的身上,我的脚抵在你的身上,靠肉温取暖。这长的夜晚,例行公事是先由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老曾讲《一千零一夜》,每晚一则;生产队长讲笑话,唱民歌,每晚上不准犯重;再就是我的二胡了。学生唱什么就伴什么,冻僵的手指麻木地在弦上移动,不成声,不成调,学生唱得有味极了,可能是情的共鸣。心的伴奏。大家忘掉呼啸的雪风,说不出味的干冷,外面山包上的野鸡的嘶叫扑腾。拉呀拉呀,直到没人唱了,才知他们已睡去。我给他们一个个压紧被子,祝他们交一个好运,梦里去亲爸爸妈妈,梦里去寻找儿时的欢乐,去得到现时最低的满足,或者去得到一个未来繁花似锦的好梦。

  二胡是紫檀木琴柱、琴筒,黄杨木琴轴,声音沉洪,没一点杂音,没成家时是我的妻子,成家后是我的孩子,走到哪跟到哪。离开大山顶后,又教了8个地方,这些学校多是单人复式班,懂体音美的教师奇缺,都只开语文、数学两科。为了学生全面发展,我去后都按教学大纲要求开课,二胡给我教音乐帮了大忙,我的嗓子不好,靠它教唱,也带出了一批琴手。山里孩子买不起琴,我们就用楠竹做琴筒,蒙上蛇皮,自己做的虽赶不上标准的二胡,但不花钱,练习还是很顶用的,有的是山野味,泥土腔。好多年我都是一人一校,白天有学生作伴,倒也快乐,学生走后,就孤孤单单了,挑水、做饭、种菜园、家访。常是打火把返校,备完课改完作业本,已夜深人静了,心静如水,总要拿起二胡,来一曲《良宵》,向远方的亲人祝福,自寻其乐,自得其乐。至于与我相依为命的二胡,阴雨怕它受潮,寒冬怕它冻裂、夏热怕声音变噪,怕虫蛀,怕鼠咬,怕碰坏。谁知1966年竟因它惹来一场大祸,说我拉的曲子是封资修的东西,拉二胡成为我被打成黑帮的原因之一。十多本二胡曲集被没收,用去裱了房子,我流着泪割断琴弦,用枕巾做了个琴套把它统着,走到哪带到哪,睡觉时放到枕边,只看不拉,只摸不拉。

     大姐的儿子不知怎么知道我有一把好琴,还知道我已洗手不干,不惜跑400多里路来找我要琴。我虽不拉,但二胡与我的友情是不寻常的,应该与我同来同去,同生同死。念及大姐曾供给我读过书,仍把二胡给了外甥。只是在给他前,又安上了琴弦,拉了一曲又一曲,照说几年没拉,手已生疏,二胡却像懂得离别之情,留恋地唱出了我从未听到的哀婉的调子。

     粉碎“四人帮”,又可以拉琴了,靠它去唱大好的形势,迟到的春天。每当学生举行晚会,欢迎我来个节目时,我仍拉二胡,只是拉的又是别人的琴了。

   我还是想有一把二胡,只是差的瞧不起,好的买不起,加之住上了单元房,有的人家讨厌声音,不像在乡下,竹影婆娑,水秀山明,炊烟相招,点点流萤,明月清风,山溪低吟,天马行空,情由景生,拉上一曲,招来农友牧童,引出山歌小调,也有会吹笛者,相唱相和,其乐融融,得生活之真趣,忘人生之艰辛。没有二胡,并没割断与二胡的情缘,电视上的二胡独奏是必看必听的,对熟悉的曲子,口也会哼,手也会动,算是心拉。没有二胡,并没使我离开音乐世界,从上世纪80年代,我开始学习作词,写了不少,得意的有两首。一是《八百里清江八百里歌》,是我与清江几十年朝夕相伴的结果。“清江,清清的江/波凝千峰绿/水溢百花香/春送半河桃花/秋漾红叶张张/群峰弄影/对水梳妆/岩鹰击云/放排人闯浪/八百里清江如画廊/装点尽鄂西风光/ 清江,可爱的江/波涌土家爱/水长情更长/在山像含羞少女/出山落落大方/是母亲河/使你宏大/万里长江/给你力量/八百里清江似琴弦/伴颂祖国大合唱/ 清江,欢乐的江/昔日蛮荒地/今朝好风光/八百里清江八百里歌/唱不尽土家幸福生活万年长。”再一首是《飞吧,金风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回到久别的家乡——酉水边的来凤。一天早上,我去半边城山上锻炼,正是桔花飘香的时节,巨变的县城就在眼皮底下,一股力量冲击着我,想写一首赞美家乡的歌,可能是多年对家乡思念之情沉淀的爆发吧,顺理成章,一行行歌词从心里飞出,我怕留不住瞬间飞来的激情,没有带纸,只搜到一个烟盒,撕下烟纸,匆匆记下,事后只作个别字的润色。歌词为:“我站在近凤山上/望着晨曦中醒来的风凰/莫不是乡魂在耳边絮语/莫不是乡风掀起阵阵心浪/蕉溪拖来远山的蓝色/酉水抱住满天的霞光/我想来寻觅儿时的旧景/路新 人新 城市新/只拾得两袖桔子花香/ 我站在接龙桥上/望着展翅欲飞的风凰/桥下是水痕还是红军留下的血迹/桥面是晨雾还是未尽的硝烟飘荡/吆牛的乡音勾起往事的回忆/随泥沟深深浅浅一行又一行/我找到了家乡的骄傲/油菜黄 秧田青 堰水响/还有为共和国奠基的荣光/飞吧 家乡/飞吧金色的风凰。”

     五十年与二胡为伴,虽只是个三流琴手,但它却把我引向音乐的殿堂,采到意想不到的圣果,所以我主张孩子们从小学学吹拉弹唱,不一定非去追求什么家,但音乐能增强审美意识,陶冶高尚情操,松驰生活节奏,净化个人灵魂,使自己超出平庸,进入高雅境界,真会“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感谢二胡挚友,怀念我那把苦命的不寻常的二胡。


老红木二胡价格紫檀二胡价格 黑檀二胡价格 中老年二胡 初学二胡 十大二胡品牌选购二胡
二胡信息发布 时间:2011-10-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